• 办公OA
  •   English
  • 【战武汉日记十五-儿女篇】泪目!妈妈出征武汉,孩子哭了两天……

    发布时间:2020-02-19 08:56:10   共浏览

    2月12日早晨6点,武汉天还没亮,生物钟叫醒了潘熠平。他看了看,枕边空空如也。
     
    每天这时候,潘熠平最想念妻儿。以前,他都是看着熟睡的他们去上班。
     
    “在这里我基本不能一觉到天亮。”
     
    “为什么?”
     
    “我习惯晚上起床给他们盖被子,在这里也是。”
     
    潘熠平是广西首批援鄂抗疫医疗队物资组组长、临时党总支支委、我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他的儿子叫安安,今年6岁。
     
    “想孩子了怎么办?”
     
    “挺难受。发呆,回想他出生的时光、翻翻手机里他的照片。安安叫爸爸特别甜,所以经常想着他叫我的声音。”
     
    安安有一个跟爸爸联系的“专用微信”,会频繁地给爸爸发语音“流水账”。
     
    “爸爸今天我掉第二颗牙啦,妈妈给我拔的。”“爸爸,我手机屏幕裂啦!”“爸爸,你鱼缸的小鱼被大鱼吃啦!”
     
    然而,潘熠平不能及时回复,甚至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给家里打个电话。
     
    物资、物资,还是物资!
     
    对医疗队来说,物资是头等大事,潘熠平深感责任重大。初到武汉,他为物资拼命奔波,常顾不上吃饭,而现在就算上“二线”班,出班也是继续忙物资,需要接很多电话,协调、收货、发货、统计……
     
    “抗疫结束后,最想跟孩子做什么?”
     
    “踢足球,我答应他半年了。”
     
    “最想跟家人说些什么?”
     
    “作为医务工作者,来武汉是义不容辞的事;作为丈夫,是男人责任心的体现;作为父亲,是榜样,教育安安以后要做个好人。感谢你们的理解。”
     
    时间往后倒退1天,2月11日,医疗队队员、我院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师陈艳红跟我们谈起了儿子。
     
    “想他吗?”
     
    “能不想吗?”
     
    “最想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前几天,出征队员要录最想说的一句话的时候。”陈艳红给我们发来了视频,视频最后,她哽咽了……
     
    光光是陈艳红的儿子,读四年级。陈艳红出征当天,他一边哭一边追赶着妈妈乘坐的大巴车……
     
    “孩子哭了两天,看见新闻就哭。”陈艳红的丈夫陆先生说。
     
    这些天来,陈艳红每天值班6小时,不仅要负责患者的生活护理,还要负责心理护理。不过,这些都让她倍感充实。
     
    就在同一天,光光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几张草稿摊在岸上。
     
    “我好担心的,一想起我就好担心,妈妈我好想您!祝身体健康,平安归来。”光光在给妈妈写信,文字稚嫩、情感真切。
     
    小暖男,陈艳红如此评价自己的儿子。光光总是不停地叮嘱妈妈要保重身体、做好防护,“感觉比以前更懂事了”。
     
    他们穿上防护服,是冲在一线的勇士;他们脱下战袍,是日夜思念孩子的父母……像这样的感人瞬间还有很多。
     
    2月6日,是医疗队临时党总支支委、我院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医师万裴琦女儿小予的8岁生日。
     
    仅仅得到妈妈的语音祝福,小予都觉得很开心。她写道:“我给你留了一块大大的蛋糕,等您平安归来。”
     
    医疗队队员、我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三病区副主任护师唐丽安的女儿何何给妈妈画了一幅画,画中写道:“愿妈妈身体健康,治好更多的病人。”
     
    孩子们的愿望和祝福,是如此简单而真切……
     
    懂事,这是唐丽安对女儿的描述。何何虽然很担心妈妈、害怕妈妈生病,但转头又会去安慰家里人,说妈妈很勇敢。
     
    “让孩子有担当和责任感是很重要的。我一直跟闺女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妈妈是医务人员,所以义不容辞要去照顾病人,而你是小学生,就是要努力学习、健康长大,希望将来也能为社会出一份力。”唐丽安说。
     
    半个多月前,医疗队员们与家人分别,踏上了抗击疫情之路;换下防护服,他们是儿女,是妻子丈夫,也是儿女的榜样;

    现在,我院三批队员仍在荆楚大地一线冲锋陷阵,在家人的思念与牵挂中演绎着“白衣战士”的故事……

    ▲2月14日,情人节,安安画了一幅画。潘熠平在朋友圈写到:离开家19天了,小朋友似乎也长大了很多,一幅画,一家情,一丝牵挂!情人节快乐!
    ▲2月14日,情人节,安安画了一幅画。潘熠平在朋友圈写到:离开家19天了,小朋友似乎也长大了很多,一幅画,一家情,一丝牵挂!情人节快乐!





    ▲潘熠平在清点物资、值“二线”班。
    ▲潘熠平在清点物资、值“二线”班。





    ▲出征当天,光光忍不住掉眼泪。
    ▲出征当天,光光忍不住掉眼泪。





    ▲光光给妈妈写信。
    ▲光光给妈妈写信。


    ▲陈艳红的女儿也给妈妈“画”了一幅画。
    ▲陈艳红的女儿也给妈妈“画”了一幅画。








    ▲小予过生日,给妈妈写下一封信。
    ▲小予过生日,给妈妈写下一封信。

    来自:宣传科 韦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